首頁|滾動|國內|國際|運營|制造|監管|原創|業務|技術|報告|測試|博客|特約記者
手機|互聯網|IT|5G|光通信|LTE|云計算|芯片|電源|虛擬運營商|移動互聯網|會展
首頁 >> 業界名博 >> 正文

權力的游戲:科技圈“太子”往事

2019年9月4日 14:39  銀杏財經  

沉寂兩年多,俞永福終于再一次出現在公眾視野。

在幾天前的2019共享出行創新發展論壇上,俞永福精神頭十足的發表了一番演講。看起來,他似乎已經卸下了阿里“太子”這個包袱,似乎在高德出行升級這條路上找到了新感覺。

多年前,科技圈內公認的“四大太子”除了阿里俞永福外,還有百度李明遠、華為李一男以及聯想孫宏斌。

當初,他們這群人都以自己獨特的過人之處成功上位,在很長時間里風頭無兩,離王座只有一步之遙,仿佛觸手可及。

但卻又無一例外地,到最后都未能成為老東家的事業接班人。

太子難當是老生常談的話題,雖然看似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走進了權力中心,但實際上卻是被推到了臺前每日如坐針氈:下面有人頂、上面有人壓。

運氣好的,等上幾年或幾十年也許能換來這頭把交椅。運氣不好,隨時都會因為路線錯誤、能力不足等原因,面臨被廢除從而永不翻身。

從古至今,在權力交接這件事上,只要有不利于團結、不隨一把手心意、不符合集團利益等傾向,就算你是嫡系擁有絕對正規血統都沒得商量,更別談庶出。

俞永福、李一男、李明遠、孫宏斌等人一直都在用自己的親身經歷佐證業內流傳已久的說法:如果想要捧一個人,請給他貼上“太子”標簽,想要害一個人亦然。

或許,在他們之后,科技圈再無“太子”之說。

“男女關系偷雞摸狗沒關系,前提是只要忠于一把手”。

這句話說的就是接班人要與一把手的路線保持高度一致,歷史上因“路線問題”廢除接班人的例子不勝枚舉,有道是千錯萬錯路線不能錯。

融創中國董事會主席孫宏斌

融創中國董事會主席孫宏斌孫宏斌年輕時顯然沒有這個思想覺悟。

1988年,孫宏斌剛加入聯想那會兒,柳傳志剛過不惑之年,看著這個自信、有沖勁的年輕人感覺頗為滿意。前者也很會順勢而為,借聯想干部年輕化的東風一路飆升,兩年后,被破格提拔為聯想集團企業發展部經理,那時他才27歲。

也是在這一年,成了孫宏斌人生的第一次重大轉折點,當遠在香港的柳傳志看到一份題名為“聯想企業報”的顯眼處赫然寫著“企業部的利益高于一切”時,孫宏斌不知道自己已經犯下了大錯,埋下了禍根。

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,在非常時期倒還合情合理,但如果換成君在外,將領也不受君命,那問題可就大了。

柳傳志在干部培訓班之后到企業部找孫和他的下屬訓話,巧的是孫宏斌并不在場。柳說在聯想內部開小船是不行的,孫能力很強,但管理上有幫會成分。

話音剛落,底下幾個人便站起來辯解“我們不是幫會,我們沒有幫會成分”。一人唱罷,另一人接上,原本是訓話,反倒讓自己成了批判對象。這才讓老柳明白,事情遠比他預想的要嚴重得多。

“小孫你是要我,還是要那幾個青瓜蛋子?”柳傳志這句話妙就妙在這個“青瓜蛋子”上,言下之意便是:幾個年輕人不懂江湖規矩瞎鬧騰,你孫宏斌可千萬別犯糊涂啊。

不知當時是孫宏斌膽肥飄了,還是壓根兒沒聽懂柳老爺子的暗示,他稍作沉默后回答說:“我要那幾個‘青瓜蛋子’”。

后面的解釋便不再重要,孫的前半句回答已經為事件定了性:這是路線錯誤。后來的結果想必大家都知道,就如同偉大領袖當年那句話一樣:你們不跟我走,解放軍跟我走。

只不過,“上山”的不是柳傳志,而是孫宏斌。偉大領袖還說過,只要路線對了頭,一步一層樓。

所以,即便一時得罪了一把手,只要不觸碰底線不涉及原則問題,至少不會魚死網破。李明遠不就在實習生的時候拍過李彥宏的桌子嗎?

底線是什么?在柳傳志看來,公司就是大船,在大船中絕不能有其他小船的航道,如果觸碰這一底線,只能采取必要措施。而在李彥宏眼中,公司的底線就是百度公司內部的規定與文化。

跟孫宏斌一樣,李明遠也屬于少年得志。他29歲那年成為百度史上最年輕的副總裁,俞軍與李彥宏都認為他是個“做什么都能成功的人”。什么最有說服力,來自一把手的直接肯定最有說服力。

2004年,李明遠還在讀大三時,俞軍一句:“你有沒有興趣來做貼吧,如果有興趣的話回頭你可以跟我聊一下”,在兩人之間上演了一出千里馬與伯樂的故事。

小狗機器人聯合創始人李明遠

小狗機器人聯合創始人李明遠在后來幾年百度內容生態建設上,李明遠功不可沒,尤其是百度貼吧領一時風騷,為其后來平步青云打下了堅實基礎。

雖然李明遠曾屢次因為產品問題頂撞李彥宏,但后者明白這些都不屬于意識形態斗爭,不是敵我矛盾,并沒有為此而責怪于他,反而覺得李明遠敢于直言、寧折不彎的性格可堪大用。

如果說李明遠是依靠貼吧上位,那么UC瀏覽器就是俞永福進入阿里的敲門磚。

2010年,UC可謂是風華正茂,但突然爆發的3Q大戰瞬間改變了互聯網市場格局,頭部公司的擠壓讓其發展越來越困難。此時阿里伸出橄欖枝,俞永福稍作猶豫后在招安書上按下了自己的手印。

雷軍說俞永福是劉備式的創業者,這句評價很有深意,也極具褒獎色彩。

以關羽、張飛、劉表、劉璋、馬超為代表的河北、荊襄、川蜀、西涼等幾大勢力,在劉備整合之前,沒一個打得過曹老板。但劉備介入之后,卻打得曹老板捶胸頓足苦不堪言。

劉備式的領導大概是這樣:整合能力極強,破壞能力極大,還能根據手下眾人各自之長短,做針對性布局,將手下缺點放到最小,優點最大釋放,從而實現1+1>2。

高德董事長俞永福

高德董事長俞永福俞永福加入阿里后,一直被寄予厚望。2014年,為迎合阿里核心電商業務需要,俞永福空降到移動事業群出任總裁,負責整合地圖、游戲、瀏覽器、應用分發、文學、搜索六大移動領域,阿里大文娛在俞永福手里呈現出一片繁榮景象。

可后來事實證明,即便地位一時無兩,如若不能長期給集團帶來利益,也只有退位讓賢。俞永福或許具備劉備一樣的能力,卻沒有劉備的命,最終還是與阿里接班人一職失之交臂。

阿里大文娛猶如落日余暉,短暫繁榮并沒有得到延續,反而每況愈下。淘票票2016年虧了10億元,阿里影業連番敗北,俞永福竭盡全力也未能扭轉乾坤。

后來俞永福為自己找了一套說辭:我是理科男,并不擅長設計和運營類領域,理科思維解決不了這些問題。

事實真相究竟是不是如俞永福所說,我們不得而知。重要的是,他用這套說辭將功過是非一肩攬,表明了一個立場:自己絕不會犯路線錯誤。

這套說辭的微妙之處在于用理科生思維作掩護,既不會過于自掉身價,也不會遭到高層忌憚,從而很好的保證了自己不會徹底出局。

同樣是理科生,李一男不僅沒有俞永福的思想覺悟,犯了嚴重的路線錯誤后,還自立門戶跟老東家在同一個盤子里搶食,內部矛盾演變成敵我斗爭后場面終于一發不可收拾。

其結果是李一男徹底出局,還時常被外界扣上一頂背叛師門的大帽。

梅花天使創投合伙人李一男

梅花天使創投合伙人李一男李一男年輕時的人設是學霸+天才少年,他幾乎匯聚了所有高端人才的優點:成績突出、技術能力強、有遠見、有領導能力。

“鄭寶用和李一男,一個是比爾,一個是蓋茨,只有兩個人合在一起,才是華為的比爾蓋茨”,當年李一男能以平步青云之勢成為任正非的左膀右臂,除了對華為有的杰出貢獻外,實際上也起到了掣肘鄭寶用的作用。

李一男出走華為坊間一直流傳著多個版本。有人說是華為對他的待遇不公,有人說因為與鄭交惡,也有人說他不理解任正非的栽培苦心,知識青年都下過鄉務過農從基層做起,更何況是形式上的下放。

不做太子倒也無妨,離京做藩王自主創業也是不錯的選擇,干得好是為老大開辟根據地,做不好也是在一線沖鋒陷陣的好戰士。可李一男這位“藩王”卻偏偏選擇“另立山頭”。

權力斗爭迷人的地方在于,雖看不見摸不著,但它卻偏偏蘊含著成王敗寇這條亙古不變的真理。

創立港灣與老東家對著干時,李一男似乎忘了老領導與他立下的君子約定:創業得代理華為產品,不得搞研發。

港灣被華為胖揍一頓后,在接受招安大會的現場,任正非說了一句:“乖乖,紅一方面軍和紅四方面軍還勝利會師了”。

任正非言下之意,將港灣與華為之間看成了是路線斗爭。既然是路線斗爭,那就非得搞個你死我活。

《水滸傳》是本好書,它好就好在造反的最后都成了投降派,既可以彰顯當權者的大度,也可以讓當事人榮獲一大堆虛無縹緲的職位,忠烈公、義勇將軍等頭銜要什么給你封什么,管夠。

李一男“二進宮”華為,雖名義上貴為副總裁,但實際權力與之前已不可同日而語,自己團隊不受眾人待見不說,任正非專門為他設置了一間沒有窗簾的玻璃辦公室,其中深意不言自明:讓所有員工知道,這就是“另立山頭”的代價。

玻璃房成了李一男心中的囚牢,他從高處跌落成了華為的反面教材。任正非用最嚴厲的方式敲打這位才華橫溢的少年,告訴他才華之外還應對規矩有足夠的敬畏。

如果李一男早知道這種結局,或許打死都不會做投降派,就算服軟也該學學孫宏斌,低頭認錯不算掉價,徹底脫離老東家為自己換來平等的商業話語權才是正道。

通常情況下,進過監獄深造的人,往往更懂得江湖規矩和人情世故。

孫宏斌出獄后找到了柳傳志,一是道歉,二是希望后者能助自己東山再起,推杯換盞間二人冰釋前嫌,后者大手一揮直接借給孫50萬做新的創業資本。在孫因案底創業受阻時,老爺子還主動撤銷上訴,給予便利。

領導們需要的不是去計較曾經的是非對錯,而是現在政治待遇要被人捧得高一點,孫宏斌自然明白,奪過人家的里子,想要破鏡重圓就得給足面子。

投桃報李、溜須拍馬、標榜拉攏、結拜連襟,商場上“四大明槍”之精髓,孫宏斌算是摸得門兒清,而老爺子對這一套也很是受用,豪爽地撂下一句:“我從來沒說過誰是我的朋友。現在你可以對別人說,柳傳志是我的朋友”。

不要小看這句話的威力,它不僅讓孫宏斌找到了足夠自信,也給予了他絕對底氣創立順馳。在進軍、擴張地產界的路上,方才有了一條道懟王石懟到黑的資本。

“他比我高多了,更超脫,方向感更好,見的世面也大。他的建議我不一定全聽,但很有價值。”在孫宏斌眼里,柳傳志是那種天生具有領袖氣質的人。

而在老爺子眼里,孫宏斌雖然犯過一些錯,但還是屬于有遠大前途的“四好”青年,“他在里邊沒有自暴自棄,還想學好,出來繼續做事,這點很不錯”。

正印證了那句:人抬人,永遠是無價之寶。

據說,孫宏斌每年都會以“請教”為名,找柳傳志交流幾次,后者就算再忙也會欣然赴約。例如,當初孫準備以200億的老鄉友情價入股樂視時,前腳剛跟賈躍亭談完,后腳就去約了老爺子,本來柳已有其他安排,卻還是擠出時間當天晚上和他吃了頓飯。

盡管后來樂視的“生態”搞得孫宏斌千瘡百孔,開口閉口大罵賈躍亭,也絲毫沒影響到他和老爺子的關系。

孫宏斌把“四大明槍”玩兒出了花,成為眾人矚目的地產大佬,出身機關大院的李明遠卻自己將自己扎了個透心涼。

2012年,李明遠被李彥宏重新請回百度,負責移動業務,公司幾乎將未來都押在上面。此后百度花費重金拓展相關業務,欲藉此登上移動互聯網的方舟。

操盤的李明遠原本希望在移動業務上大展身手不負一把手重托,不過在投桃報李之時,偷偷順走了幾顆蟠桃嘗鮮,這可壞了大事。上一個偷桃的人,被天庭紀委書記如來在五指山下壓了足足五百年。

拿沒拿蟠桃不要緊,要緊的是吃了李明遠的蟠桃,讓百度壞了肚子。一年之后,移動業務遭遇頭部手機廠商阻擊,百度好長一段時間沒有緩過氣來。

好事成雙,禍不單行,百度搜索負面新聞頻繁被媒體揭露,移動業務擴張上的種種次生問題一一凸顯,2016年一封公開信讓二李之間貌合神離。

“明遠是百度自己培養起來的年輕管理者,帶領MSG在移動轉型路上做出了很大的貢獻,希望明遠在未來能夠與海龍緊密合作”。

李彥宏希望李明遠成為向海龍的下級,一方面公司利益受損,稍作敲打無可厚非;另一方面移動業務馬失前蹄,李明遠的種種過失已然犯了嚴重錯誤。

不久,李明遠的辭職信擺在李彥宏案前,后者沒有留戀,同意了請求。在危機時刻沒有自覺維護核心的意識,離家出走是要不得的。

奇怪的是出走之后的李明遠似乎“懂事”了。發朋友圈為老東家洗白,指責媒體不要“低估了百度對懲治貪腐的決心”,用激烈的言辭為自己做辯護。

但李明遠的嘴炮就不如俞永福那般藝術了。

2014年前俞永福一路順風順水,GMIC大會之后,網絡出現了篇文章叫《UC俞永福為何會在GMIC大會上顫抖》。據說俞永福聞此大怒,很快這篇文章在網絡上便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那篇文章的開頭有這么一段文字“當俞永福披著’草泥馬’跳上GMIC舞臺上喊著讓巨頭顫抖的時候,我下意識看了下他腳下的舞臺,確實顫抖了”。

當天原本是關于神馬的演講,俞永福臨時改了PPT,把百度痛罵一頓,聽得臺下花枝亂顫,大呼過癮。

太子通常不發威,發威一定要有的放矢。李明遠之怒沒有起到效果,永福之怒卻大不相同。起因于媒體,但俞班長深知媒體罵不得,于是將一腔怒火全發在了競爭對手身上,既解了氣,又狠狠地打擊了百度,簡直一箭雙雕。

發火都能發得如此藝術,俞永福在一個月之后就成為了馬云的好戰士。

俞班長特別愛學習,特別是向大佬學習,其標榜拉攏之術更是爐火純青。據說俞班長特別崇拜柳老爺子,加入阿里后,他就覺得自己和馬云就像當年柳傳志和中科院周院長,UC和阿里聯姻就是聯想與中科院。

比附貼切,嚴守上下統屬的原則,樂得馬云免了取花號的慣例,用自己蹩腳的毛筆字題上了“永福”二字贈給俞班長。

昔日的太子在年齡上逐一步入中年,他們當中大多數人已經找到了屬于自己的航道。

雖然阿里已經迎來新王,但俞永福也有了自己的事業版圖,以路線為導航,在高德做得風生水起。如前所言,下放成功,是為老大開辟了新的根據地,至少在阿里尚有自己一席之地。

即便轉不了正,至少處于核心權力層中,反正高德地圖成長史肯定有俞永福濃墨重彩的一筆。

沒有懂得規則的李一男依舊在試探江湖與法律的邊界,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。加盟金沙江創投后因涉嫌內幕交易之事,17年被判入獄兩年半。

“無論這一次是成功還是失敗,都將是自己最后一次創業”李一男創立小牛科技說出這句話的時候,可能沒有想到踉蹌入獄差點毀掉自己的“最后一次創業”。幸好李彥、黃明明、李宏瑋等一干能人苦撐,否則小牛電動敲不響納斯達克的鐘。

同樣創業成功讓公司上市的孫宏斌近來也有新消息。融創中國在房地產寒冬來臨之際,手握1380億現金,逆勢而上成為資金最充裕的地產公司。

這些年來,孫接下了王首富的萬達文創,吃了賈老板的樂視悶虧,但融創還是那個融創。柳老爺子最敬佩生命韌性特別堅強的人,若是沒有這一點,那么便沒了如今的融創,老江湖也看走了眼。

相反,李明遠經歷百度挫折之后,也像孫宏斌一般轉行進入地產界,投入實地地產實控人張量賬下。再次成為一人之下,萬人之上,李明遠仿佛重新找到昔日榮光,一番大刀闊斧的改革意圖讓地產增加科技元素。

路子是對了,但改著改著就到深水區了。

太子可以不斷換,大度的李彥宏卻只有一個。李明遠對實地地產的改革最終將矛頭指向了總部集中的權力架構,據說張量否決提議時扔下了這么一句話“給你的權力就是你的,但是不要奪權”。

改革與革命的區別就是權力中心有沒有發生變化,下變上不變是改革,你把上面變了就成革命了。沒能參透權力的法則,進入實地地產300天整,李明遠再次下野。

近年來明遠公開露面寥寥,在2017年GMIC大會上,名頭也不再是“前百度副總裁”,而是“資深互聯網人”。當被問及是否考慮再回百度時,明遠淡然一笑答“我考慮沒用啊”。

不過最終李明遠在百度百科的頭銜是“小狗機器人聯合創始人”以及“百度原副總裁”。看來,老東家還是有情有義。

凡是過往,皆為序章。

雖然四人除俞永福外,其他三人都已經自主創業多年,但之前在老東家的經歷和過往,也會在很大程度上影響和決定他們之后的商業成就。

在這場權利游戲中,有一條是不變的規律:一把手就是公司,他一個人頂所有員工,和他的關系搞好了,就等于公司搞好了,就算你離開之后也還有東山再起的機會,這才是最大的資本。

“你看柳總,經歷過多少風雨”,孫宏斌在一次采訪結尾時,默默點燃了一支煙,望著窗外的風景,若有所思。

編 輯:章芳
免責聲明:刊載本文目的在于傳播更多行業信息,不代表本站對讀者構成任何其它建議,請讀者僅作參考,更不能作為投資使用依據,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相關新聞              
 
人物
崔根良:把企業辦好 亨通將聚焦主業 做精做專
精彩專題
MWC19 上海 - 智聯萬物
2019年世界電信和信息社會日大會
中國電信5G創新合作大會
2019年世界移動大會
CCTIME推薦
關于我們 | 廣告報價 | 聯系我們 | 隱私聲明 | 本站地圖
CCTIME飛象網 CopyRight © 2007-2017 By CCTIME.COM
京ICP備08004280號  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802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0771號
公司名稱: 北京飛象互動文化傳媒有限公司
未經書面許可,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、鏡像